• 中國限汞需直面挑戰

    日期:2016-05-20 17:00   作者:admin  瀏覽:
    中國汞治理箭在弦上
     
    一支水銀體溫計破損后,內含的約1克汞如果全部揮發,可使30多平方米房間里的人很快中毒。另外,汞還是唯一能以大氣作長距離傳輸的重金屬污染物,可藏在霧霾中貽害無窮。
     
      2016年4月28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次會議決定:批準2013年10月10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在日本熊本簽署的《關于汞的水俁公約》(以下簡稱《水俁公約》)。這為中國的汞治理指明了方向,也對中國國內汞的使用和排放做出了明確限制,相關治理已箭在弦上。
     
    中國限汞需直面挑戰
      盡管中國目前已將汞列為重點管控的重金屬之一,但我國汞污染防治的政策規定與《水俁公約》仍有較大差距。計劃到2020年,中國含汞廢物得到全面控制,資源利用、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指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RDC)高級律師大衛·勒奈特(David Lennett)表示,非常欣慰看到中國正式批準《水俁公約》。他還表示,作為全球較大的汞生產國、消費國以及排放國,中國在限汞方面的積極行動將有助于維系公眾健康,并對在全球范圍內控制汞污染起到重要作用。
     
      簽署《水俁公約》后,中國在限汞上面臨很大壓力,面臨的挑戰也不勝枚舉。目前中國和吉爾吉斯斯坦是全球僅有的兩個仍在進行工業化汞礦開采的國家。數據顯示,中國目前通過原生汞礦生產的汞超過1300噸/年。即便汞排放得到有效控制,中國多余出來的汞如何處置也將是問題。
     
      勒奈特認為,當前亟待解決的是汞生產的問題。中國最主要的用汞途徑是以汞作為觸媒,以煤為原料,生產聚氯乙烯(PVC)。而其他國家大都以石油為原料生產PVC,無需使用汞觸媒。因中國PVC行業的快速發展,聚氯乙烯生產消耗的汞從2004年的600多噸猛增到近幾年的1000余噸。
     
      計量儀器制造業每年平均消耗290多噸汞,是中國第二大用汞行業。主要用于體溫計和血壓計用汞。生產體溫計的用汞量近年來以每年8%~9%的速度增加。電池生產是中國的第三大用汞行業,每年的需求量大約是150噸。
    對于醫療器械而言,主要障礙在于中國的醫療器械生產商不愿意投資新型電子設備的生產及其技術研發。生產行業需要長足的發展,才能給中國市場供應符合質量要求且價格可以接受的無汞醫療設備。目前的行業發展狀況,使得醫療機構使用的電子設備不是價高(進口產品),就是質量差,由此也招致醫療機構對使用無汞設備的反對。
     
      但與此同時,中國也為簽署水俁公約做出實際行動。雖然近年來血壓計的生產數量在上升,但在控制下總用汞量卻在下降。中國將進一步大幅減少體溫計和血壓計的用汞量,這些都取決于物美價廉的無汞替代品的推廣,從而更高效清潔地滿足國內和國際市場需求。在PVC產品生產方面,無汞的催化劑已在研發過程中。
     
      此外,國內電池需求量巨大,但還是與聚氯乙烯行業有所不同。電池生產中的用汞量已經開始大幅降低。并且,隨著最近許多跨國公司都主動宣布實現紐扣電池全面無汞化,這一下降趨勢還將繼續,同時國內的無汞化進程也會加速推進。目前,中國已經生產了數百萬無汞的堿性紐扣電池,約占目前總產量的10%,進步較為顯著。
     
      目前,國內的汞污染防治還處于摸索階段。首先,基礎研究薄弱,難以為汞的污染控制和減排提供有力的科學支持;其次,汞監測與評價體系不夠健全,對汞的生產、使用、排放等還沒有系統的、動態的統計數據,難以對汞污染現狀進行全面的科學評估。
     
      含汞產品面臨淘汰
     
      目前一些歐美國家對汞的排放控制已經生效,因此在履約過程中必將特別關注中國的減排情況。一方面,可能會設置國際貿易壁壘,對我國含汞產品(如熒光燈、含汞醫療器械等)的生產和出口進行限制;另一方面也可能對我國汞的生產和使用施加壓力,對某些行業的工藝和發展造成影響。
     
      勒奈特表示,在正式批準《水俁公約》之后,中國的當務之急是落實限汞。首先需要積極推動聚氯乙烯(PVC)材料的無汞生產;在2020年前逐步淘汰汞在體溫計和血壓計等各類器械生產中的使用和淘汰含汞紐扣電池等。同時,中國應通過設定適應需求減少的過渡期目標來減少對汞礦的開采冶煉;當中國不再有對汞產品的國內需求時,則徹底停止對汞的開采。政府還應頒布適當的汞出口禁令,除了中國大陸,還應重點監控香港,以阻止將汞出口給某些盛行開采小金礦的非洲國家。
     
      “當然無汞技術的推廣也至關重要,” 大衛·勒奈特說:“只有中國通過無汞方法來制造PVC,在汞開采方面才能釜底抽薪,在源頭上得以終止。目前無汞技術已進入試驗和評估階段,如果攻堅克難,中國在汞治理方面將會取得成效。”
     
      中國汞污染防治體系涉及很多方面的內容。因此,汞治理仍依賴于國內的具體舉措和落實。當前,首先應該有明確可行的防治目標;其次要有具體科學的技術支持和理論指導,建立用汞行業的閉路循環,并力推無汞綠色技術的廣泛應用;此外要有完善的法律法規和標準體系等保障措施及監督機制;最后要提高公眾、政府和從業人員的意識,提高行動能力,全面減少汞的使用和排放。
     
      近年來,國際社會為限制汞排放與使用做出了積極努力。中國正式批準《水俁公約》,將有助于翻開全球限汞的新篇章。
    國際社會積極響應《水俁公約》
     
      《關于汞的水俁公約》對汞的使用和排放做出了明確限制,確立了減排時間表。
     
      此外,還要求包括含汞體溫計、血壓計和熒光燈在內的多個含汞產品在2020年前退出市場或達到規定的含汞標準;要求限時淘汰添加汞的生產工藝如含汞氯堿工藝,大幅度減少含汞生產工藝中汞的使用量,如含汞PVC制造工藝;要求限制汞的大氣排放,包括限制燃煤發電廠、燃煤工業鍋爐、有色金屬冶煉、廢物焚燒以及水泥制造等行業中的汞排放。
     
      歐盟
     
      今年2月歐盟啟動批準《水俁公約》的流程,歐盟委員會指出,歐盟批準《水俁公約》將有助于加快公約生效的進程。
     
      日本
     
      去年6月,日本參院全體會議通過《水銀環境污染防止法》及修正版《大氣污染防止法》,分別規定在原則上禁止生產使用一定量水銀(汞)的熒光燈、電池等產品,以及管制向大氣排放水銀。據報道,這意味著《水俁公約》的日本國內法律建設已完成。
     
      為批準條約新制定的日本《水銀環境污染防止法》規定了水銀的恰當保管規則,把企業向國家定期報告定為一項義務。此外,這一法律還禁止挖掘水銀和使用水銀采金,禁止生產水銀含量超過一定標準的產品。禁止期限由政令確定。
      韓國
     
      對韓國來說,符合相關法律的受管制產品大多達到公約標準,且不受管制的產品逐漸減少,因此公約的生效給韓國帶來的影響將微乎其微。韓國環境部預計,韓國汞排放標準的管理程度幾乎與歐盟相近,達到公約標準不成問題。

    (以上信息摘自環境網)

    (Editor:admin)
    ? 河北省11选五开奖结果